• 集团公司
  • |
  • 股份公司
  • 繁体
  • |
  • English
  • |
  • Русский
  • |
  • Espaol
环境与社会 > 棋牌注册 > 相关动态
管道局国际事业部沙特市场员工素描
打印 2019/04/02 14:57:05 字体: [大] [中] [小]

中东有多远?沙特有多远?在那片遥远而陌生的‘石油王国’,充满挑战,也蕴藏机遇。

 

3月28日,管道局发布第十届十大杰出青年候选名单,国际事业部沙特NGCP管道项目副经理兼拉斯坦努拉项目设计经理关沂山成功入围。

 

3月15日,管道局国际事业部在沙特拉斯坦努拉项目营地开启了2019年海外宣讲启动会,介绍国际化战略基础建设年的工作安排,鼓励员工齐心奋进谱新篇。”

 

管道局国际事业部沙特区域市场设计采办团队。

管道局国际事业部沙特区域市场设计采办团队。

今年30岁的聂振宇,已在海外闯荡5年了。

今年30岁的聂振宇,已在海外闯荡5年了。

2015年,管道局(CPP)国际事业部沙特国家公司重新激活,石油管道人开始在这里扎根成长。他们从中英文、当地阿拉伯语及手势的配合中沟通交流,从操作技术和管理能力的融合中赢得尊重。沙特和中国的距离,因为这些能源管道开始逐渐拉近。

 

谈起这几年的经历,员工聂振宇说:“在海外施工,一般都是24小时随时待命,遇到紧急工作就要连轴转,时间久了,非常考验员工的精神和体力。”

 

在海外项目,员工的休假也和国内不一样,连续工作4个月后才能回国休假。高强度的连续工作对很多员工都是种煎熬,可对海外工作经历丰富的聂振宇来说,这算不了什么。

 

2014年从北京大学毕业后,研究生学历的聂振宇来到伊拉克马季努恩项目。出于安全考虑,国外项目营地一般用铁丝防护网围住,活动范围基本上是宿舍、食堂、办公楼或者项目现场这三点一线。因此,上网、看书学习成为聂振宇打发业余时间的主要方式。油气管道知识必须学好、学精。几年来,聂振宇不但胜任了国际项目管理的工作,而且熟练掌握了合同、分包方面的理论知识和要领。

 

2017年8月,因工作需要,练就了过硬本领的聂振宇再次“跳槽”,来到沙特拉斯坦努拉项目。

 

在管道非开挖穿越合同谈判过程中,起初沙特当地公司拒绝使用CPP合同模板,双方谈判陷入僵局。聂振宇没有退缩,他开始对合同条款、相关标准逐条研究、逐一学习,做到了了然于胸。之后通过多次邮件、电话沟通协商,双方终于建立了信任,确保非开挖穿越按期开工。

侯昊是管道局第一批抵达沙特的“老员工”。

侯昊是管道局第一批抵达沙特的“老员工”。

侯昊是管道局沙特拉斯坦努拉和NGCP项目的工程师,身材不算高大,看上去却很干练。作为第一批抵达沙特的“老员工”,快人快语的他笑着说:“每天都很忙,一转眼一年半就过去了。”

 

2016年,从开元棋牌大学油气储运专业毕业后,侯昊原本打算继续攻读博士学位。看到管道局到北京校区进行招聘后,导师劝他去试试,不行再回来读书。成绩优异的侯昊应聘成功,进入了管道局国际事业部。

 

经历了基地轮训后,2017年4月,侯昊接到赴沙特工作的通知。作为一名管道新人,他当时对沙特一无所知,但血气方刚的侯昊还是决定出去闯一闯。

 

来到沙特后,侯昊被安排从事施工技术工作。性格外向的他没事就爱往现场跑,向现场员工“取经”,听他们手舞足蹈地讲述身边的各种故事。

 

2018年5月12日那天傍晚,侯昊一身疲惫地返回驻地,办公室竟然没有往日的忙碌。正在纳闷之时,他看见室友何小晨手捧着一个插满蜡烛的生日蛋糕走来。

 

“生日快乐!”同事们亲切的声音响彻耳边。侯昊双眼模糊了。他怎么也想不到,连自己都忘记了的生日,大家却还记得。

 

何小晨说:“咱身处异国他乡,条件有限,生日只能这样简单过了。”

 

“小侯,我给你下了碗长寿面,卧了俩鸡蛋,你可都得吃了。”厨师老刘说道。其他同事也纷纷翻出自己的“余粮”——半袋花生米、一袋瓜子、两袋卤鸡爪、几包饼干……十几个钢铁汉子挤在一起,大声地唱起“祝你生日快乐”。此时,侯昊热泪止不住流出来。

北大法律专业硕士毕业的路彬,谈吐成熟稳重。

北大法律专业硕士毕业的路彬,谈吐成熟稳重。

2010年进入管道局伊拉克地区筹备组;2013年回到中东地区公司;2016年首批来到沙特进行第一个项目投标,在中标拉斯坦努拉项目后,又参与哈拉德管道项目谈判……这是85后路彬的工作经历。

 

在管道局哈拉德管道项目营地,记者见到了北京大学法律专业硕士毕业的路彬。9年前,刚入职国际事业部的路彬就被安排到伊拉克筹备组。当时的伊拉克安保形势极其严峻,物资极度匮乏,生活办公条件简陋。就是在这种条件下,管道局在伊拉克的第一个工程艾哈代布项目,以一次焊接合格率98.8%、仅用83天便完成190公里的管线主体焊接纪录创造了“中国速度”。

 

“知识不应该停留在纸面上,将理论搬到现场来实践。”路彬跟自己较上了劲儿。油气储运和国际法律合同方面的书翻烂了好几本,笔记也记了厚厚一沓,从实践、认识到再实践、再认识,路彬在中东地区干得如鱼得水。

 

2017年10月,路彬任职哈拉德管道项目副经理。面对业主沙特阿美公司严谨、界定清晰的规范标准,作为远道而来的新人,要吃下这块“蛋糕”,难度可想而知。“以前是自己做具体工作,现在不仅要自己做好,还要带领团队完成多方面工作。”路彬那股子韧劲又上来了。他一边思考各项工作界定划分,一边潜心研究阿美合同管理体系,最终在业主指定日期前,哈拉德管道具备建设条件。

 

谈到个人的成长和梦想,路彬始终坚信,一线的工作环境就是给青年人提供的最能施展抱负的舞台。在中东地区这片热土,路彬找到了他想要的东西。

青旭要统筹完成307公里主线路等建设任务。

青旭要统筹完成307公里主线路等建设任务。

今年1月晚上9时许,哈拉德项目周例会结束后,青旭随手找了个塑料袋,来到营地厨房装了几个馒头,赶紧赶回LSS气液分离站。

 

这个站土建预制量大、工艺设备复杂、工作难度最大,成为制约哈拉德项目投产的关键。在建站之前,他们要进行地基压实提高密实度,把提前预制的模块安装到位,对地下的沙土进行替换。“我们的工作,是把‘豆腐’换成砖头。”青旭打着比方。为此,他带着两名员工借住在业主附近的TAMIMI营地,“钉”在站场。由于这里没有中国食堂,他们只能趁着回主营地开会时改善一下伙食。

 

作为管道局国际事业部哈拉德项目副经理,青旭的工作可不是在办公室做做规划、在作业点挪挪步子那么简单。他的任务是统筹协调现场资源,完成307公里主线路、10个站场、3个线路阀室的土建、机械、仪表和电力安装等。

 

哈拉德天然气管道所有作业点几乎都在沙漠里,社会依托差,施工点多面广,各种资源调配都要考虑周全。“我知道有难度,但我相信能干成。”有着14年管道施工经验的青旭说话直来直去。为了编制更详细的施工方案,每到一个桩号,他们都要对照图纸测量、观察交通线路、地形地貌、拍照存档影像资料,饿了吃点馕、面包或饼干,渴了喝几口水。从踏勘到建设,这些施工点他自己都记不清跑了多少趟。

 

管道人的作业点,多在汽车开不到的地方,来去都凭双脚走。长年的野外作业,即使把裸露的皮肤包裹严实,青旭和同事们的皮肤也渐渐变成了古铜色。

在沙特达曼库巴待久了,关沂山俨然一个没有户口的“沙漂”。

在沙特达曼库巴待久了,关沂山俨然一个没有户口的“沙漂”。

过去3年里,关沂山待在沙特达曼库巴的时间远远超过其他任何一个地方。有时回到国内某个城市还会迷路,但对达曼库巴的每条街,他都“门儿清”。

 

2012年,关沂山从中国科学院金属研究所腐蚀科学与防护专业博士毕业后,来到管道局应聘管道技术研究工作。因为有着过硬的外语基础和丰富的管道知识,他被派往海外。

 

在伊拉克西古尔纳项目,他像是“长”在了业主办公室,每天白天沟通协调设计问题,晚上研究设计图纸,边学边干。每天晚上10时下班成为常态。

 

2016年,管道局中标拉斯坦努拉项目。这也是管道局在沙特地区的第一个工程,关沂山担任项目的设计经理。一台电脑、一张桌子、一口流利的英语,这是关沂山初来沙特的全部资本。没有依托、没有人脉、没有资源,面对新挑战,他意识到,与沙特阿美公司的首次合作,是管道局国际业务登上高端的机会。他借用沃利帕森办公室,招揽人才组建团队,潜心研究沙特阿美的管理体系,熟悉设计采办管理。

 

每天,海量的邮件需要及时回复,雪片似的图纸需要审查处理,近百个全英文电话沟通更是家常便饭。为了做好EPC工程的“龙头”,关沂山带领占比83%的外籍雇员寻求“破冰点”,了解阿美公司的管控思维,站到业主角度考虑问题,把工作层层推进。

 

为了让外籍雇员更了解CPP的文化体系,关沂山借助国际事业部深化改革的部署,打破以往向国内总部请示、TC文件由中方员工自己撰写的壁垒。他要求所有请示报告都由各自相关业务人员撰写,由部门主管审核无误后,再发回国内签批。

 

随着沙特市场开发的不断突破,关沂山同时开始负责NGCP项目的设计采办工作。在他的协调和推动下,管道局跟同区块中标的意大利和土耳其公司对比,NGCP项目的设计采办都位于前列。

 

2018年最后一天,关沂山特意买了蛋糕,跟中外员工一起迎接新年。简单的派对后,大家立刻回到各自岗位上忙碌起来。望着窗外渐渐亮起的路灯,关沂山露出了微笑。他相信通过努力,将来的某一天,他们只需在国内通过电话、视频会议就能完成工作,实现企业盈利。

在茫茫沙漠里,冯存栋和他的同事们就像骆驼一样坚强隐忍,攻坚克难。

在茫茫沙漠里,冯存栋和他的同事们就像骆驼一样坚强隐忍,攻坚克难。

在管道伴行路上颠簸了一个多小时后,记者来到沙漠腹地的沙特重油管道现场。见到冯存栋时,他正在跟机组长沟通管线下沟工作。他告诉记者:“现在是沙特的黄金时间,风沙少、气温低,正是工程建设提速期。”

 

在沙特,常年是五六十摄氏度的高温,大家经常将鸡蛋埋在沙子里,计算烫熟的时间。当地严重缺水,营地所需的水全部靠水罐车运送,赶上恶劣天气,水运不进来,洗澡都会成为奢侈。最难忍受的,还是这里频繁出现的沙尘暴。

 

进入3月后,项目这里的天气就像小孩子的脸,说变就变。刚刚还是晴空万里,转眼就风沙大作。黄沙铺天盖地,打得人眼睛睁不开,皮肤生疼。“如果正赶上吃饭的时候来一阵大风,那可就惨了!饭菜里都是沙子,吃不成了。”在茫茫的沙漠中,冯存栋他们就像骆驼一样坚强隐忍。

 

对常年在外的石油人来说,这些生活工作中的艰苦还可以忍受。最难扛的,是对家人的思念。有人因此放弃海外工作回国,有人因为长期两地分居导致家庭出现危机,还有人错过了见亲人的最后一面。

 

有一次,冯存栋的儿子得了重感冒,女儿也需要人照顾。六神无主的妻子给他打电话,可是由于沙漠中信号太弱,电话始终无法接通。妻子背着小的,带着大的,硬撑着把孩子送到医院挂上点滴。孩子病情好转后,她跟冯存栋念叨起这件事,话中有无奈,有抱怨,但更多的是包容。

 

冯存栋身上有一股不服输的冲劲,做什么工作都希望又好又快。而阿拉伯人干活比较慢。生活习惯和工作节奏不同,彼此都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。冯存栋说:“属地化经营是管道局立足当地、谋求长远发展的基本保证,除了降低人力成本外,更重要的是有利于促进企业与当地的情感融合。只要平时多跟属地员工交流,我们就能相处得很好。”

 

在管道局“走出去”战略主战场,沙特艰苦的自然环境、动荡的社会环境都对参建员工提出了严峻的考验。面对恶劣环境,管道员工将自己的“成才梦”与企业的“振兴梦”紧密联系在一起,团结一致、顽强拼搏,在奋斗中放飞着青春的梦想。

管道局国际事业部沙特哈拉德项目施工现场。

管道局国际事业部沙特哈拉德项目施工现场。

2019年,管道局国际业务迈进自身发展的第3个“十年”。

 

从1998年5月的苏丹1/2/4区输油管道项目开始,管道国际员工已经在海外征战了整整20个年头。

 

这些四海为家的石油管道人,在中东、非洲、中亚、东南亚、大洋洲、南美洲的46个国家承建了百余项油气管道、储罐等项目,企业品牌和形象在国际市场生根、开花。  

2019/04/02 14:57:05 来源: 责任编辑: